Monday, June 24, 2013

慈悲畫像的凱旋

海拿Adolf Hyła繪畫的救主慈悲畫像,並非首幅根據聖傅天娜修女指示繪畫的畫像,也不是首幅在她修會會院懸掛的畫像,但自1943年被恭放在瓦蓋夫尼基Łagiewniki的修會聖堂開始,即成為信眾向耶穌表達朝拜欽崇的標記。每月第3個主日,聖堂會舉行隆重的救主慈悲時刻敬禮。復活節後首主日,也會舉行慈悲瞻禮慶典,信眾踴躍參與。


不過,整個敬禮天主慈悲工程,不久便遭遇極大的挫折與打擊。不少主教與神父對慈悲肖像抱懷疑的態度。他們引用教廷的指引,指出對新聖像畫必須審慎處理,而慈悲救主的肖像尚未取得信理部的調查確認。

195936,教廷信理部頒令,禁制傳揚傅天娜修女提出所有對天主慈悲敬禮的方式。於是,許多聖堂把已懸掛的慈悲救主畫像撤走,神父們也停止講論天主慈悲的道理。蘇步高神父,作為推動慈悲敬禮的核心人物,遭受聖座極嚴厲的警戒,承受沉重的打擊。

早在1935年,傅天娜修女已在神視中,看到蘇步高神父要為背負傳揚救主慈悲工程的十字架,飽受心靈的痛苦。天主也預告這工程努力的成果會被破壞,令祂的慈悲使徒傷痛欲絕。但耶穌肯定這工程是出於祂強烈的要求和旨意,時候到了,祂會顯示祂的大能來證明。(日記第378段)

仁慈之母女修會被禁令宣揚救主慈悲敬禮後,所有畫像、慈悲串經、九日祈求等傳播工具,一概撤回,聖女畢生的努力煞那間彷似全被摧毀。但在克拉科夫會院,慈悲敬禮深受信眾支持,畫像前放滿謝恩的奉獻。自1951年起,撒皮亞樞機Cardinal Adam Sapieha更每年頒布全大赦。修女們遂向克拉科夫教區巴齊亞克總主教Abp Baziak徵詢意見,應如何處理畫像、奉獻和敬禮活動。總主教的答覆是畫像應留在原位,信眾也毋須被禁制在畫像前祈禱,現行的敬禮禮儀亦可繼續保留。如此,克拉科夫會院成為天主慈悲敬禮在這場嚴峻考驗中,蒙恩幸存的堅堡與防線。


「這個破壞純屬表面,因天主一經決定的事,絕不改變。」「這工程將成為聖教會新的輝煌成就。」(日記第378段)終於,1979712,教廷宣布撤回之前的禁令,被打壓了20年的天主慈悲息和敬禮,重新熱烈地向普世傳揚。聖女先知性的預言真確地應驗了,「天主的慈悲將在普世凱旋,獲得所有人靈的朝拜」!(日記第1789段)

Bernadette
常年期第十二週星期一
本圖文下載版 PDF DOWNLOAD : http://missioncentre.net/bd20130624.pdf


更多內容見:

No comments: